0

思聰巨虧老馬沉默 游戲圈300億燒錢大戰誰成了大贏家?

2022-05-09 09:50:20 神評論

尊享視頻版:

哈嘍大家好,我是X博士。就在上個月,企鵝電競直播突然掛出了退市公告,簡單來說就是要倒閉嘞,馬總再次虧到坐公交車。

不僅是企鵝電競,近來直播行業普遍都很慘淡。有關部門再次發文,表示播境外游戲得經過批準;斗魚虎牙最新財報紛紛由盈轉虧,斗魚一年多里市值更是從50億美元,跌到了如今的5億美元不到。

5億美元啥概念呢?熊貓直播倒閉時王校長欠了二十億,當初要是不瞎折騰,現在省下來都夠買大半個斗魚了。

這種情況讓老X我有點唏噓,前幾年直播界各種燒錢搶人,撕逼大戰,好生熱鬧。如今卻風光不再。是什么造成了這種局面?那幾年的直播浪潮里,到底誰賺了誰虧了?直播的興起,到底又給游戲圈和我們帶來了什么?

主播成為了時代的弄潮兒

如今來看,最賺的,還是那些實現階級飛躍的游戲主播。

十多年前,YYF那批電競選手還是非常落魄的。動不動坐20多個小時綠皮火車去打比賽,吃住在網吧還要撿別人的煙頭吸,笑笑有次拿了冠軍,結果獎品竟然是十二箱可樂。ZSMJ還親口跟我說過,電競太難了,他打算回老家開電腦店。

之所以會這樣,主要還是因為當時電競獎金不高,選手空有關注卻沒法變現。當年為了混口飯吃,很多人還開起了淘寶店。比如被網友們戲稱指豬為牛的9神對吧。

然而,直播的興起瞬間改變了這一切,而且速度之快讓人不敢想象,騷豬PDD就是個典型栗子。2010年那會兒PDD剛到上海,工資就1500塊一個月,和咱們打工人差不多。哪怕后來進了王思聰的IG,工資漲到7000,也還屬于正常人理解范圍內。

但到了14年,PDD就跟戰旗TV談了千萬級別的直播合同。從此一飛沖天,搞直播,組電競戰隊,入股MCN公司。曾經叛逆的電競少年,才過10年就買起了近千萬的勞斯萊斯,住上了黃浦江畔豪宅。

以PDD為代表,那時直播界充斥著造福神話,動不動就是千萬合約,什么MISS三年一個億,Pis的8位數合同等等,金錢的力量讓人為之瘋狂。

一時間,主播們成了叱咤江湖的風云人物,實現了階級飛躍。大司馬15年底微博還只有一百粉絲,一年后卻飆升到了50萬,直播關注數超過300萬??恐痪涫徍痫w,如今還當上了蕪湖市的政協委員。

但是瘋狂,往往也伴隨著各種亂象。那時候合同對主播來說,就是一紙空文。只要平臺敢開價,主播就敢違約跳槽。最終法院判的罰金一個比一個重,什么嗨氏4900萬,韋神8500萬,留下了一地雞毛。

更有人直播到得意忘形,結果吃起了牢飯。像是曾經某主播的“彈射起步”,直播時把人撞斷了十根肋骨,進去了半年;發明yyds這個詞的山泥若,直播流量高了想整些歪點子,去開賭場結果被判了三年。

各種亂象下,直播圈儼然成了個血雨腥風的江湖。風光的時候人人都喊你大哥,落魄的時候誰都可以來踩上一腳。

其中最讓人感慨的,或許就是盧本偉了。從“李莊白肉”,到“我盧本偉沒有開掛”,五五開從不缺乏爭議,很多事情孰是孰非也沒法說清。最慘的時候,誰都可以踩上一腳五五開蹭流量。

如今開掛迷霧漸散,反而很多人又開始懷念他,也是很魔幻。只能說,五五開或許就是那個年代,最深刻的注腳吧。

資本狂潮推動直播瘋狂

那么,到底是誰促成了這些亂象?答案很明顯,就是在主播背后煽風點火,更加瘋狂且盲目的平臺。其實最開始,沒有人知道直播到底有多大的市場和前景。直到14年亞馬遜10億美元收購twitch,給了一個參照,才掀起了資本的狂潮。

一時間,國內的斗魚虎牙戰旗等等都開始了大肆融資,同時一大堆新平臺猶如雨后春筍一般冒了出來,上演了一幕千播大戰,整個行業迅速從合理競爭走向了亂搞。

為了干掉對手,這些平臺祭出的第一招就是鈔能力。典型的像是王校長,說著“違約不要怕,錢我來付”,忽悠來了囚徒等一眾主播。另一邊又重金拉韓國女團、angelababy、周星馳等明星進軍泛娛樂,就連自己的首富老爹也被拉來站臺。

但沒想到,風光無兩的熊貓直播最終還是倒閉了,王思聰本人也欠了20億,進了限制消費名單。后來囚徒說,720萬違約金,還是他自己花了4年才還完的。

除了鈔能力外,直播平臺的第二招就是搞虛假繁榮。說到這就不得不提當年猖狂的全民TV了。根據b站up右小死的調查,當時全民每個月要燒上百萬來雇傭水軍帶節奏,數據造假。

種種行為包括但不限于后臺修改直播間人數,420人的直播間都能被包裝成在線36萬;讓水軍互相帶主播節奏,掀起罵戰,最終誘導用戶充值打賞。全民的老總甚至在騰訊辦的交流會上說過一句話,大意就是“如果你彈幕發的太認真,系統還會把你當做是我們的水軍”,你說離譜不。

然而,這么離譜的東西,卻成了曾經的行業共識。當初百度收購YY直播的時候,做空過瑞幸咖啡,以“歐美職業打假帶惡人”形象出名的渾水,專門出了個報告,表示YY直播業務大約有90%數據是偽造的,一半的禮物打賞都是機器人刷的。

渾水原以為自己這個調查一出,百度YY這筆交易肯定得黃。結果沒想到,買啥啥不行的百度根本不怕。調查不僅沒起到作用,反而還被國內直播行業的人取笑,說這東西不是常識嗎?

專門干人的大佬,遇到國內直播卻變成了小丑,說明啥?說明市場的亂象已經普遍到成了國王的新衣,所有人都視而不見。老X我建議渾水的人,好好補習一下讓學。

那么,直播平臺的盲目與瘋狂,最后有燒出個結果來嗎?完全沒有。我看了下數據,當年的直播大戰,斗魚虎牙熊貓等平臺共融資300億人民幣,其中光搶主播就花了100億。

就像開頭說的,如今直播平臺的市值還不如曾經的融資。就融資的錢放到今天,都夠買10個斗魚了。要說馬總也挺慘,原以為自己一邊押寶企鵝電競,一邊坐山觀虎斗看誰牛逼就買誰,總能穩賺不賠吧。沒想到最后被監管部門一棒打暈。

為什么會這樣?事實上,除了監管外,游戲直播的沒落還有一個時代大背景,那就是資本在直播領域找到了效率更高的變現方式——帶貨。

大家想想,你為什么會給游戲主播打賞?本質上是你想支持一下,說白了,是追星的粉絲經濟。而這種變現方式,最不牢靠。就像那句話說的,愛是會消失滴。游戲直播平臺曾經可以給資本畫大餅,規模大了我能更賺錢;但隨著用戶增長陷入瓶頸,大餅并沒有出鍋,這些白嫖黨反而成了直播平臺的流量負擔。

反觀帶貨直播,你花錢實打實地買到了東西,比起粉絲經濟扎實N倍。而且兩種直播規模完全不能比,去年直播帶貨的規模超過2萬億,而游戲直播只有240億,不到別人的百分之一。

結果就是能說會道的小姐姐,都去賣貨了,誰還擱這兒給你播游戲。而游戲直播,也逐漸被資本拋棄。

玩家與G胖,成了躺贏的受益者

如果說資本是買單的冤大頭,主播成了最大贏家,那么在這場直播大戰里還有個躺贏的選手,那就是一個不會數3的白胡子爺爺。

就在中國這些平臺主播撕的死去活來的時候,大洋彼岸的G胖正在到處旅游。一分錢廣告費沒花,Steam卻在中國獲得了無數廣告,頂級主播免費打工,十年里從小眾平臺到3000萬中國用戶,簡直不要太爽。

乘著這股東風,很多非國內主流的游戲也成了隱形受益者。吃雞、武俠義、掘地求生、自走棋....形成了一波又一波游戲業的浪潮。

據老X我自己觀察,很多游戲都是YYF這批DOTA2主播帶火的。正如刀塔玩家哪里都有,就是不在游戲里一樣;DOTA2主播有時也是啥游戲都播,就是不打DOTA。

除了讓更多游戲有了流行的可能外,直播也讓很多玩家的視野更開闊了。就像這次艾爾登法環流行后,張大仙這樣不太相關的手游主播都來播了,讓一大堆玩手游的人知道了什么是世界頂級的3A游戲,真正的好游戲。

老X我覺得對于國內游戲圈來講,這種提升玩家整體鑒賞能力和品味的作用,或許才是直播帶來的最大益處。

總之,在那幾年的瘋狂浪潮里,直播把許多人捧上過巔峰,也讓很多人跌進了深淵。如今所謂的沒落和平淡,或許才是游戲直播應該有的常態。但對玩家來說,誰贏誰輸都無關緊要。我們最看重的,還是直播本身對游戲樂趣的延展。

在直播間里,云玩家們可以指點江山,調戲主播,看別人受苦可比自己玩有意思。而當一些主播玩起了不熟悉的游戲,水友們還能紛紛化身懂王,給主播在線指路,臉上倍有面子。

這些樂趣本身,才是最為真實與純粹的,也是直播給我們帶來的最大財富。唯一讓我有些遺憾的是,那個時不時就有新主播冒頭,帶來新鮮感的歲月,再也一去不復返了。

【編輯:子非魚】

熱門新聞排行

av无码中文字幕不卡一区二区三区